见闻随笔 +收藏 已有0 人收藏 发帖

[谈天论地]《爱如星火向暖》全文阅读...

2018-11-8 22:57 来自PC 分享: 复制链接
18 0

《爱如星火向暖》已上线。
在【简 书 楼】这个微~信~公~众~号回复:    0017,即可阅读全书章节
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书中的精彩内容。


   001不要脸的姐夫跟小姨子   

  外面余音音敲门喊了安舒童一声,安舒童这才丢下手中正摆弄着的单反,起身走了出去。

  “舒童,你是苏家三太太,我能来,都是沾了你的光。你不在,那些人正眼都不看我一眼。要不,你给我介绍介绍呗?”余音音是安舒童报社的同事,平时私交不错。

  这次苏家举办家宴,宴请的都是上流圈子里的人。余音音出身一般,这种场合能来,的确是因为安舒童苏三太太身份的原因。

  只是……

  “我现在还能有什么光给你沾啊,他们要是真能给我面子,就算我不在,也是一样的。”安舒童轻叹一声,素雅的脸上闪过一抹自嘲的笑意,眼底更是一片阴霾。

  失落是有的,不过转瞬即逝。今天这样的场合,她是需要时刻保持微笑的。

  “走吧,我陪你下去。”安舒童冲余音音笑,想着,既然她这么想结识上流圈子里的人,她就成全她好了。

  不管怎么样,也不能让她白白跑这一趟。

  余音音却没有听懂安舒童的话外之音,也没有看懂安舒童脸上表情的意思。此刻只沉醉在兴奋中,期待着能够结识更多豪门阔少,也好自此一步登天。

  ~

  等安舒童离开后,安木杉才从走廊拐弯处现出身来。她今天穿了件红色一字肩的晚礼服,齐肩的黑发做成了蛋糕卷,发上还戴着个嵌着水钻的皇冠形头箍。明眸皓齿,美艳动人,在暖黄色灯光映照下,更显得她身姿婀娜,妖媚迷人。

  她看着安舒童离开的方向,美眸微缩,目光透着恨意。

  安木杉轻步走到安舒童房间门口,正准备推门进去的时候,后面有人喊了她。

  “木杉,外面正热闹,怎么一个人在这里?”说话的是苏亦诚,正是苏家三少,安舒童的丈夫。

  “姐夫,我可能酒喝多了,头有些晕。”安木杉立即变了神色,刚刚脸上的凌厉之色全都没了,取而代之的,是无辜跟可怜。

  说着,身子也轻轻摇晃起来。

  怕她会跌倒,苏亦诚本能手伸过去,掐住她腰肢。他高大伟岸的身子也靠过去了些,清冷的脸上,满是温柔的表情,连声音也是温柔的。

  “木杉,你喝多了,我送你回房休息。”

  “我不想回去。”安木杉的确喝了不少酒,身子也是一股子酒味,但是她还没有到烂醉如泥的地步。

  她抬起眼睛来,两只大眼睛,渐渐蒙上一层水雾。

  苏亦诚望着她,男人清贵的脸上,除了愧疚外,还有的就是疼惜。他对不起木杉,这一点,他一直明白。

  “姐夫,你什么时候跟姐姐离婚?”这里没人,安木杉索性靠了过去,却又没有完全将身子埋在男人胸前,只是似有若无的勾引,身子摇摇曳曳的,“在你最寂寞无助的时候,陪在你身边鼓励支持你的人是我。你也说过,长大后,除了我,你谁都不会娶。可是后来你还是娶了姐姐,而我,也因为你们,断送了自己最好的前程。”

  “现在我爸是安氏董事长,我是安氏最耀眼的那颗星。可是这样,曾经你们对我的伤害,就能当做不存在吗?”

  安木杉哭了起来,伏在苏亦诚胸前:“姐夫,你跟姐姐离婚,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在一起了。”

  苏亦诚眸中闪过一丝犹豫,挣扎过后,却抬手轻拍安木杉纤背道:“再等等,现在还不合适。”

  安木杉知道苏亦诚在乎的是什么,她也知道循序渐进,男人不能逼得太紧。打了一棒子,得立马就给颗甜枣。

  安木杉身子像蛇一样,挂在苏亦诚身上。她两条玉臂举起来,甩了高跟鞋,踮起脚尖,抱住男人的脸就细细亲吻。

  苏亦诚站着没动,没拒绝,也没有迎合。等她亲够了,也哭够了,苏亦诚才说:“回屋睡会儿吧。”

  安木杉望了他一眼,手忽然拽紧他领带。脚踢开后面的门,她抱着他,一起往卧室滚去。

  这间卧室,是苏亦诚跟安舒童婚房。安木杉觉得,睡着她的男人,霸占着她的房间,才是对她最大的侮辱跟挑衅。

  ~

  虽然安舒童的父亲安振华不在了,而现在,安氏也是其二叔安振业当家。不过,她到底还是苏家的三太太。

  看在苏家的面子上,表面功夫,很多人还是会做的。

  安舒童介绍了几个人给余音音认识后,她嫌嘈杂,则选了个僻静的地方呆着。一个人端着杯香槟,坐在角落。

  没一会儿功夫,余音音跑了来说:“舒童,你的单反在吗?借我用一下呗,我想录制一个视频。这样的场合,下次还不知道能不能来呢,拍个照录个视频,留作纪念。”

  “你等等,我去拿。”安舒童起身。

  “太爱你了。”余音音冲安舒童背影喊。

  安舒童上楼去,走到房间门口,却感觉了不对劲。卧室里,有男欢女爱的声音。声音虽然极小,也在竭力压制,但是她耳朵没有问题,她听到了。

  不用猜,安舒童也知道是谁。

  这是她跟苏亦诚的婚房,虽然自从结婚后,苏亦诚基本上没有踏足过这里。但是一般人,还是不敢公然在这里放肆的。

  如果说之前是伤心难过,那么现在,她是绝望了。

  没有进去,而是安安静静等在外面。

  等听到后面门有动静了,她才转过身去,目光平静地看着已经穿戴齐整的高俊男人。

  苏亦诚没料到安舒童会在外面,更没料到她会这样平静。在他的印象里,她就是个胡搅蛮缠的女人,讨厌极了。

  “我回来拿东西。”安舒童只看了苏亦诚一眼,就垂眸要进卧室。

  苏亦诚掐住她手臂:“过会儿再进去。”

  他声音低沉,有些沙哑,却透着磁性。这把声音真是好听啊,现在装得一副清冷自持的样子,刚刚的兽性,转瞬就没了?男人真是会演戏……

  “怕我让谁难堪吗?”安舒童冷笑着反问。

  “你有什么资格让别人难堪。”苏亦诚脸色不是一般的冷,他唇也抿紧了些,似是在压制住怒气般,“当年死皮赖脸要嫁给我的人,是你。安舒童,你对不起木杉。”

  他声音不高,话也说得平静。可句句如刀子般,戳在安舒童的心口。

  安木杉收拾好了,走到门口,喊了声:“姐姐。”

  安舒童已经麻木了,但想着这对狗男女太无耻。她抬起手来,想一人打一巴掌。

  没打成,苏亦诚截住她手腕,俊颜含怒道:“别太过分。”

  安舒童轻笑一声,甩开他的手,径自往卧室去。

  屋子里,一股恶心人的气味儿,她闻得都想吐。床单是乱的,沙发上也是乱的,到处都是乱糟糟的。安舒童猜也猜得到,他们两个,刚刚真是上演了好大一场活春宫。

  只是可惜了,这么好看的活春宫,就只有她知道。

  ~

  安舒童拿了单反下楼给余音音,余音音接过后说:“谢了。”

  “你自己玩吧,我出去透透气。”安舒童没什么心情呆在这里,跟余音音打了招呼,她就转身走了。

  那边余音音拿着单反,却惊呆了。单反里面有一段录制好的视频,余音音看到的那段,正是高潮。男女全都一丝不挂,两具身子紧紧贴在一起,女人张开双腿坐在床尾,男人身子猛烈前后撞击。

  画面令人面红耳赤,声音更是不堪入耳。

  余音音一点准备都没有,吓傻了。那不堪入耳的声音,却把周围所有人目光都吸引了过去。

  这个时候,安木杉好奇,走了过来问:“发生了什么?怎么都围在这里。”

  

   002我跟苏亦诚离婚了   

  晚上九点钟,苏家别墅的偌大客厅里,男女老少,坐了一屋子人。

  都是自己人,外人知道苏家发生了大事情,都识趣离开了。安家,除了安木杉外,目前安氏集团董事长安振业,也在。

  此刻的安振业,面冷如黑灰。坐在角落里,虽然一句话都没有说,但是浑身气势极强。他的宝贝女儿,掌上明珠,她吃了那么多苦了,为什么偏偏还要遭受这些?

  现在好了,几乎整个上流圈子的人都知道了,知道他女儿就是个会勾引姐夫的荡妇。他安振业的脸,往哪里搁?将来木杉嫁人,被人家揪住这个短处,也得受一辈子委屈。

  他在还好,等他百年之后了呢?

  苏家现在是苏大哥苏亦忠当家做主,遇到这种事情,他心情肯定也很不好。本来是高高兴兴的一次宴会,结果却出了这种事情,无端给人提供笑料。

  凌厉剜了眼自己三弟后,苏亦忠道:“安叔叔,那您看,这件事情怎么处理?”

  怎么处理?如果安振业可以选择,他真想将苏亦诚这小子千刀万剐。

  但是苏家,他得罪不起。何况,这苏亦诚,也是木杉的心头好。

  兀自权衡一番后,安振业竭力保持平静,他看向安舒童。

  “舒童能有今天这样惊人的举动,想必是深思熟虑了许久。你也真狠得下心来,自己心里不爽,就真想你妹妹身败名裂。”安振业就算再忍,他也忍不住怒气,“今天来的是什么人,你应该清楚。如你所愿,现在苏安两家,成了整个锦城的笑柄,你可满意了?”

  单反拍了艳照视频,纯粹属于意外,当时余音音叫她叫得急,她不知道录制视频的按钮是开着的。不过,此时此刻,安舒童懒得解释了。

  “要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”安舒童平静得很,她看向安振业,“二叔也是好笑,不怪自己女儿不知廉耻,就只怪我了?”

  安木杉眼睛都哭肿了,她哭着喊道:“姐姐,你是不是想眼睁睁看着我去死?你怪我的话,大可以明着来,为什么要背地里捅刀子?我的清誉不要紧,你连姐夫的脸也不顾及吗?”

  “他还有脸吗?”安舒童已经不知道什么是难过了,只看向苏亦忠问,“大哥,这件事情,你打算怎么处理?”

  若是生意场上的事情,苏亦忠可以处理得游刃有余。但是这种家长里短的事情,他还真不好处理。

  苏亦忠作为大伯子,虽然跟弟妹不熟。不过,一个屋檐下也住了六年了,这个弟妹是什么样的人,他还算是了解。

  “弟妹,拍下这些公诸于众,你真是故意的?”

  “我若说不是,大哥相信吗?”

  苏亦忠默了会儿道:“安叔叔,给我两天时间,这件事情,我定然会派人查探清楚。谁对谁错,我也会给个公道。”

  “苏总,我的清誉都没了,还有什么好查的?”安木杉嗓子都哭哑了,她身子一软,瘫坐在地上,“是,都是我的错。当初我的恋人被人抢了是活该,现在我被人算计也是活该。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千金大小姐,我的命就是卑贱的。”

  安木杉看着苏亦诚,见他不说话,她满眼都是悲痛跟绝望。

  苏亦诚看向安振业:“我会跟舒童离婚,然后和木杉结婚。”

  “老三,别胡说。”苏亦忠不答应,“你已经做错了事情,还想一错再错?”

  苏亦诚道:“这件事情,我做主。我跟木杉,本来就应该是一对。”他眼皮子微抬,淡漠扫向安舒童,“你怎么说?”

  “求之不得。”安舒童轻轻吐出四个字。

  苏亦诚以为她会拒绝,他没有想到,她竟然答应得这么爽快……

  ~

  安家父女离开后,苏家的人,也都散了。

  安舒童上楼进卧室,打开衣橱,开始收拾衣物。苏亦诚跟了进来,一把掐住安舒童手臂。

  男人面容清冷,眼睛里,却在喷火。

  “现在满意了?”他压低嗓音问。

  安舒童被他钳制住,挣扎不开,她只怒视着他:“苏亦诚,我这辈子做的最错的决定,就是跟你结婚。我以为你是个温润如玉的翩翩君子,没想到,你只是一条冷血无情的毒蛇!放开我~”

  “后悔?”苏亦诚冷笑,“现在知道后悔,早干什么去了?”他抿了下嘴,瞳孔微缩了下,“靠山回来了,又有底气了?”

  安舒童不再挣扎,只仰头看着他。

  苏亦诚嗤之以鼻,满眼的轻蔑跟不屑。他狠狠甩开她的手,大步离开。

  走到门口的时候,停住脚步,他没有回头:“你最好不要再耍什么心思,让我知道了,就算有一百个霍江城,我也要你好看!”

  苏亦诚口中的霍江城,是霍家二爷,也是安舒童以前的未婚夫。

  霍家在锦城的地位,不是苏安两家比得了的。

  ~

  上午排队在民政局办了离婚手续,之后,安舒童直接去了报社上班。

  安舒童是京华报社的一名记者,毕业后就在这家报社上班了,一呆呆了近四年。她从小就喜欢摄影,大学悄悄修改志愿,把第一志愿从管理改成了新闻学。

  安父宠女儿,又有安母从中护着。所以,改志愿这件事情,安父很快就没计较。继承人可以培养,但是闺女只有一个。

  “舒童!”见安舒童来了,余音音朝她跑来,凑过去小声说,“那个,你们安氏派人来了,现在就在咱们老总办公室。看表情,来者不善啊,你得提前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
  安舒童说: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余音音眨了眨眼睛,黏在安舒童身边不肯走。

  “舒童,你怎么样啊?”她捧着小脸,矮下身子,让格子板将她娇小的身子挡住,“昨天晚上那件事情,你、你还好吧?”

  “我没事。”安舒童看起来倒还好,她拿抹布擦了桌子。

  余音音:“我也真是没有想到,那个安小姐,她竟然这么的……”

  “余音音,上班时间不干活,干什么呢?”报社副总背手站在她后面,一脸严肃,“干活去!”转眼看向安舒童,语气稍微平了些,“你过来。”

  副总把安舒童叫去办公室,敲了敲桌子问她:“刚刚安氏的人来了报社,你看到了吧?”

  “看到了。”安舒童扯了下唇,那个人她认识,之前替他父亲打工,现在替安振业打工。

  “有个任务,要交给你。”副总咳了一声,有些犹豫。

  显然,接下来的话,他也说得为难。

  安舒童道:“副总,有什么话,就请直说吧。”

  “那我可就说了。”副总清了清嗓子,笑望着安舒童说,“舒童,刚刚郑先生过来,是你二叔的意思。他说,有件事情,务必要澄清一下。是关于,你跟苏家三少苏亦诚婚事的事情。”

  安舒童不说话,只是看着副总,示意他说下去。

  “你二叔的意思是,让咱们报社写个新闻稿,就说,其实你跟苏三少早就离婚了。只不过,碍于你父亲刚去世不久,顾及着影响,苏家这才暂时没让你离开。”副总喝了口水,继续道,“而苏三少跟安小姐之间,也早有婚约。他们之间的行为,并非伤风败俗,而是因为需要顾及你,这才偷偷摸摸的。”

  “副总找我来,是什么意思?”

  “这个新闻稿,安氏要求,你来写。最后落名,也留你的名字。”

  “不可能。”安舒童拒绝,“这样的稿子,我不可能写。”

  说罢,安舒童起身,要出去。

  副总喊住她说:“舒童,安小姐,苏太太。你以为,你还是以前的安氏千金吗?现在安氏当家做主的人,是你二叔。而你父亲,就凭生前做的那些事情,安氏集团里的那些人,也不会有谁多同情你一分。你现在一无所有,跟你二叔对着干,就是以卵击石。”

  “我爸是冤枉的。”

  “谁相信。”副总说,“识时务者为俊杰,让你写,你就写吧。”

  

   003霍家二爷   

  安舒童父亲生前沾惹上毒瘾,败了安氏几乎大半家财。最后事情败露的时候,安氏集团已经岌岌可危。

  是安二叔安振业站了出来,安抚住诸位股东。之后,又四处借钱,再加上苏家的倾力相助,安氏才算保住。自此之后,安二叔安振业,便成了安氏集团最大股东,也成功坐上了董事长的位置。

  而安木杉,作为安振业的掌上明珠,也成了真正的安氏千金。

  安舒童的父亲跳楼自杀了,母亲也因为承受不了打击,倒了下去,现在还躺在医院,昏迷不醒。医院里的医药费,一个月要两三万,还有弟弟的学费书本费……

  报社里上班,一个月工资就那么点。现在跟苏家一刀两断,安舒童觉得压力大得有些活不下去。

  她是从小泡在蜜糖罐子里长大的,从小生活优越,从来没有为生计发过愁。后来父亲出事,她也是第一时间将嫁妆全部拿了出来。因为父亲的事情,苏家也花了不少钱。

  她跟苏亦诚离婚,苏亦诚没提分财产的事情,她也不好提。

  她现在举步维艰,也懂“识时务者为俊杰”的道理,但是骨子里也傲,她做不到。

  “我不会答应的。”安舒童只撂下这一句,转身出去忙自己的了。

  副总叹了口气,也是很无奈。等安舒童出去后,他拿起座机,打了个电话。

  ~

  晚上下班,她接到了苏亦诚打来的电话。约她在附近的一家餐厅见面,说是谈财产的事情。

  安舒童如约过去了,走进包厢才发现,安木杉也在。

  “姐姐来了。”安木杉非常热情大方,看见安舒童过来了,她从苏亦诚怀里挪开,起身迎过去,“姐姐坐吧,想吃什么,尽管点。”又道,“我也是才知道,原来你们上午就办了离婚手续了。姐姐,我很感谢你。”

  “吃饭就不必了,既然是谈分财产的事情,直接谈吧。”安舒童看也没看安木杉一眼,她目光只盯着苏亦诚的脸。

  她从小生活条件优渥,想要什么都能有,平时根本不在乎钱。她是被富养长大的,眼皮子不会那么浅。如果不是现在真缺钱,这个饭局,她也不会来。

  苏亦诚坐着没动,目光轻轻从前妻脸上划过,落在安木杉身上。

  眼神温柔了许多,他轻声对安木杉道:“木杉,你先坐吧。”

  安舒童别过脸去,她忽然觉得好难过。跟苏亦诚结婚六年,她一直都在盼着。盼着她的丈夫,能够温柔呵护她,可是她一次次的等,一次次的失望。

  她原本以为自己看错了人,或许,苏亦诚根本就是那样一个冷冰冰的性子,是她之前看错了。

  可直到现在她才明白,不是她看错了。而是,他的温柔,他的呵护,全部都是不属于她的。

  苏亦诚和安木杉靠着坐在一起,安舒童站在偌大圆桌的对面。拎着包的手攥得很紧,她略微低着头,不说话。

  “这张卡里,有一千万。”沉默良久,还是苏亦诚先开的口,他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来,白瘦修长的大手捏着那张卡,“但是,我也有个条件。”

  “什么条件?”安舒童扬眉,嘴角挂着淡漠的笑。

  苏亦诚抿了下嘴,回头望了眼身边的安木杉后,才说:“舒童,你昨天那样做,对木杉造成了极大的伤害。现在,我的条件就是,你出面,澄清所有事实,还木杉一个清白。”

  “事实?清白?”安舒童觉得好笑,“你们一对奸夫淫妇,做着见不得人的勾当,还需要什么清白。如果今天叫我来,是谈这事的,我看,钱我也不要了。”

  安舒童不想再呆下去,苏亦诚终于站起来,喊住她:“你不考虑自己,难道也不顾及你病重住院的母亲吗?”

  她怎么能不顾及?如果不是顾虑母亲的话,她现在,根本不会站在这里。

  “我的事情,不用你管。”撂下一句,安舒童不管不顾,继续要走。

  安木杉说:“好了,亦诚,既然姐姐不答应,这件事情,暂时不要说了。”她倒是大度,绕过圆桌,走过去拉着安舒童手说,“姐姐,我知道你心里恨我,我明白的。不过,不管你怎么想,你都是我堂姐。”

  “服务员,点菜。”

  安木杉喊了服务员进来,她点了两个,然后将菜单递给安舒童。

  安舒童坐了下来,她心思没在吃饭上。她只是想看看,他们还有什么花招。

  包厢里三个人,苏亦诚跟安舒童都不说话,就安木杉一个人在调节气氛。安木杉带了红酒来,亲自倒了三杯。

  “堂姐,我刚从国外回来,还没有来得及跟你吃顿饭呢。”安木杉把一杯酒递到安舒童跟前,自己也举着一杯,“昨天的事情,要说错,不能怪姐姐一个人。是我不好,我明知道你跟亦诚已经结婚了,却还……是我有错在先,如果不是我自己不自爱,也不会出那种事情,害得苏安两家丢尽了颜面。”

  “这杯酒,我敬你,算是向你赔罪。”说罢,安木杉仰头,大口灌酒。

  “木杉!”苏亦诚严肃的夺下安木杉手上的高脚杯,语气沉重,却透着关怀,“女孩子,别喝这么多酒。”

  安舒童觉得在这里呆不下去了,她不想看他们秀恩爱,不想亲眼看到他对她好。不是因为安木杉敬她酒她才喝的,她是真的想喝点酒,她想大醉一场。所以,举杯一饮而尽。

  喝完后,将酒杯狠狠扔摔在地上,她转身就跑了出去。

  安木杉摇晃着身子站起来,想去追,苏亦诚按住她:“别管她。”

  他面色清冷,男人清俊的一张脸上,含着薄薄怒气。

  安木杉伏靠在他怀里,脸上露出得意又奸诈的笑,语气却依旧是柔软的。

  “我……喝多了,想吐。”说着,安木杉便捂住嘴,不管不顾,拎着包往洗手间跑。

  苏亦诚不放心,跟着去了,等候在女洗手间外面。

  进了洗手间,安木杉像变了一个人。她回头朝门口看了眼,然后从包里掏出手机来。

  “阿苍,人出去了。”安木杉简单说了一句,挂了电话。

  随后,她将这通电话记录也删除了。再在手提包里掏出粉饼来,对着镜子补了个妆,这才出去。

  ~

  安舒童喝下去的那杯红酒里,被安木杉下了药。药量下的足,才走到餐厅外面,安舒童就浑身发烫。

  她头很晕,脑袋也沉。摇摇晃晃往马路对面去,想打辆车。

  可人才靠近马路边上,就被经过的一辆面包车劫走了。

  晚上七点左右,闹市中心,人来人往的很多。少一个人,谁也不会关注,也不会注意到。

  ~

  面包车一路往皇廷国际大酒店开去,刚到酒店门口,恰巧,另外一辆黑色宾利也停在旁边。

  阿苍带着几个人,强行将安舒童拖下车。黑色宾利上走出来的男人,恰巧看见了。他洞察力很好,周围有个什么风吹草动,他立即就能够察觉出来。

  此刻,如鹰般锐利的眸子,盯着阿苍几个背影看了眼。

  旁边跟着的特助,也善于察言观色。

  “二爷,要不,我派人过去看看。”特助微颔首。

  “不必了。”男子冷冷吐出三个字,继而无视任何人,大步往皇廷去。

  后面除了跟着特助,还跟了两个高大魁梧的保镖。男子生得高大,身子立得特别板正,像是一棵百年苍松。便是不看脸,只这体型跟气质,还有穿衣搭配的品位,以及后面的阵势,也知道,非富即贵。

  “霍二爷,您来了。”皇廷酒店老总亲自出来迎接,远远见到霍江城,小跑着到跟前来,主动伸出手来,“您屈尊大驾光临,实在是叫寒舍蓬荜生辉啊。二爷,您请这边来。”

  霍江城今天到皇廷来,是参加一个慈善义拍。

  慈善义拍晚上八点开始,他没有想到,霍江城竟然提前到了四十分钟。

  







《爱如星火向暖》 未完待续......
在【简 书 楼】这个微~信~公~众~号回复:    0017,即可阅读全书章节
读好书,爱生活。阅读越精彩,喜欢这本书的读者,欢迎留言互动哦
只看该作者 回复 使用道具
删除回复
回复删除后不可恢复,确认删除?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|立即注册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